成都旅游业未来将如何发展?

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旅游者2021-01-03 17:23

茶人小沈

说来也算有缘,认识小沈,只因宝山红茶。说他是茶人,是近两年的事情。

他是地道的宝山人。他说,他的老屋在一个叫做沈家坪的地方,那里很偏僻,出产的庄稼旧时一点玉米,再就是一些阔叶树,一家人吃不饱,祖辈便从沟内搬迁出来,几经辗转,在如今家的地方落脚,一直到现在。

他和众多四川人一样,喜欢喝茶,与众多川人一样,乐意做茶馆,一杯一元钱的素茶,陪伴着麻将,能够混上一天的日子,至于为什么去喝茶,像他这一辈人知晓的很少。到了小晌午,几个伙计一起到附近小饭馆,或者小面馆,填饱肚子,又到茶铺喝茶,到了黄昏时分,便回家了,毕竟还有一个家。他的父母,是勤劳的宝山人,经历过一个村子从贫穷到富裕的蝶变,自然也有着一种传统,经常说给小沈来听。要说他能够接受多少,连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
后来,他成家了,也有了自己孩子。但他改变多少,还是说不清楚。他和许多山里人一样,以自己的眼睛看着周围的变化。父母喜欢养猪,他开始并不喜欢,后来,一个朋友吃了他家的腊肉,以为一个山中的朋友应该养猪,毕竟他有个自己的家,至少基本维持下去。与朋友一起喝茶,绿茶一杯,让他改变了一些,学会了养猪,母亲制作的腊肉,还有了一个牌子:老岩窝!

老岩窝是个老地名,距离小沈现在的家并不远。他的家,是一个能够接待四十多人的农家乐,每年忙上两个月,下半年有忙着杀猪做腊肉,空闲时候,还是去街上茶铺喝茶聊天。一天,村上要他和宝山女婿徐世洪一起创办宝山茶叶,他还有点懵。他还不知道,这是他成为茶人的开始。于是,有了他和我认识的经历。上善茶楼,是一个依靠龙槽沟来修建的茶厅,应该是宝山村最早接待客人的地方,仿古的建筑,是外地人看见宝山印象的地方。

在这里,我认识了小沈。他个子不高,说话莽声莽气,,也带着他这个人的性格,话语一点弯也不会转,也不怕得罪人。当天,我们一起去了牛圈沟,看见了老茶树。他和徐世洪前面带路,来到一个叫做小黄坪的地方,看见百十株老茶树,生活在岩石的世界,真的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。

茶本是草木,从一片树叶到到杯中的茶,经风沐雨,浮浮沉沉,却总是包容,终归于静。而小沈这个人,有点像茶叶的人生,经风沐雨,浮浮沉沉,。开始,他与许多创业的人一样,还没有经历过如何去做。采茶,是茶叶生产的开始,对于小沈来说,是一个学习的过程。他还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,去学习。

手下之功,好像很容易学的。但如何适合后来的茶叶萎凋等等工序,尤其是生产红茶,真的需要去好好学习采茶的全部过程。小沈站在茶园,学会了一芽一叶,一芽二叶等专业术语,也能够顺利地采茶,速度也有了进步。半年以后,当我看见他采茶,真的让我感觉这个中年人的变化。一天,我与村长任兵一起品宝山红茶,说起小沈的变化,感觉到一种与他人生经历,前所未有的努力。任村长说了这样一番话:宝山人,就是需要这样的变化,我们也希望有着这样的变化。

是的,当把几百万的创业思路交给小沈和徐世洪的时候,贾青书记、任兵村长的手心还是捏了一把汗:毕竟,宝山这个地方,要在这个时代再进一步,需要的善于用人,大胆地用人,希望他们能够再创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。

彭州的茶,早在西汉便享誉四川,一个叫做王褒的人,曾经来过湔山,写下了《僮约》记载茶事的文献,现在被公认为全世界第一篇记载茶事的文献;而唐代陆羽写的《茶经》更是第一篇专业的茶书,对彭州茶有着很大的褒奖。湔江发源彭州境内,是茶的故乡,有着与其他地方不同的茶事。而小沈能够成为茶人,确实是宝山村领导坚定的信心,这里,真的有着几十年以来,宝山精神的延续。

不会就学。这是村党委、村委会要求每一个宝山需要去做到的。小沈,在采茶、制茶、卖茶等过程中,用了三年时间,从过去的茶客,到如今的茶人,说明这样一个人生过程:品茶,闻香,浅啜,初入口的热汤顺喉而下,逐渐温暖,及至入胃,却是一股暖意绵延。

前年谷雨,小沈和徐世洪带着一群采茶人,前往牛圈沟祭拜山神,以古老的方式喊山。当我站立在旁边,感受其中。他们点上一支香,敬拜曾栽下古茶的祖先,然后煮水、泡茶,浮躁的心便在在四散的水汽中氤氲沉淀。

小沈说了这样的话; 这样的时候,远离了人群和喧嚣,有茶,便是心安。

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,告诉所有的彭州人,在山中,有着两个宝山人,静静地作者自己的事情:把宝山红茶介绍给大家,让人们感受,宝山的精神,如何在细小的变化中发扬光大。

我和来自福建的茶客以及彭州城里的一位茶客,聚集在古茶树下,青瓷素盏,红汤白瓯,举手投足、一呼一吸之间,都是静的。

是的,从一个普通的宝山人,到一个事业的管理人,对于小沈而言,真的有着一段人生的洗涤。几年的不断进步,从一个侧面感觉到一个村庄的变化,一个人的改变。而在宝山红茶,仿佛浩大天地间,只剩下一茶一人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ltzsb.com/a/zbly/1560.html
上一篇:四川威远的景点有那些?
下一篇:如何看待四川省的经济副中心?